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化传真


闲敲棋子茶当酒——记花鸟画家陈才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8日  刘梅花  责任编辑:范江涛

  陈才的画,胜在意境。

  第一次见他的荷花,一下子惊住了:淡淡几笔水墨,墨色洇开,蓬松松的,荷叶在纸上飒飒摇曳。只两朵白荷,一只水鸟,却有一种偌大的寂静气息。一种清幽香味,似乎从纸页上飘柔而来。

  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陈老莲,他的画,我是极喜欢的,喜欢那种没有人烟的孤绝,盛大而空旷的寂静,才看一眼,那种孤独感就山呼海啸般地扑过来,实在有大野的况味。而陈才的寂静,却有红尘的味道,不凛然,似乎不经意间的那种。是一种清淡的寂静。对,就是清淡。他的寂静,亦是江南水乡的寂静,又轻盈又柔软,有独特的艺术气息。他作画的着眼点小,一枝花,两根青藤,几只鸟雀,但施展的艺术空间非常庞大,兼容的可能性丰富。他的笔下,草木拂拂,怪石嶙峋,鱼鸟有真味,观之不忘。

  很难想象,他是西北一个山村里的孩子,笔底下的意境,却毫无粗犷苍茫。他笔下的荷,真的很美,白荷,欲开未开,花瓣有点慵懒的样子,才拆开几瓣,在晨雾里若隐若现。荷叶肥硕,披散开来,闲闲的,跳脱的。远处是耸立的太湖石,墨色和深灰晕染,略略有点深蓝,线条有一种朦胧感,看上去幽深而干净。太湖石浸在雾气里,挺拔,有些张望的感觉。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雾气晕染出来的,那种缥缈的感觉,淡淡的,清幽透明,在水上袅绕,衔接得天衣无缝。有一种深远清雅之感。艺术带给人的美,贴心贴意,真是好。

  其实,只有外行才能纯粹欣赏画的美感和趣味。内行,看的是技法,看的是表现手法,看的是作画的密码,隐于画作背后的东西。倘若懂得了创作沟壑,加入到专业队伍里,洞悉一切,那就少了许多懵懂的笔墨情调。我以为,画家不仅仅需要一手娴熟作画的功夫,至少要有些混沌未开的含纳气象,这样画作才有真味。要保持一颗对世界的好奇心,画卷才有风云相逐,意境深幽的力度。

  陈才恰恰是这样一个保持着朴素情怀的画家。他惜墨,大量留白,他的画从不拥挤,看上去寂寥、空灵、安静、柔和,非常美,充满了江南气息。他画深谷幽兰,只披拂几片叶子,两朵小小的,简单的花。只是看一眼,那种深幽雅致的清韵,一脉一脉散发过来,连兰的清香都可以嗅到。其实,愈简单的,愈难画。能画出这样宁静的墨色幽兰,他对意境的掌控能力非常强大,也是自己抱朴情怀的一种释放。

  他画寒梅,干枯的枝子,枝头一点点碎红,花苞俏丽。寥寥几笔,一股子寒气, 畅快淋漓逼人而来,极富有神韵。 画鸟,扑棱着翅膀,从枝子上弹起来,满目生气盎然。画鱼儿,白肚红脊,身形富于变化 ,一点也不呆板,活泼泼的,似乎听得见它的尾巴拍打水面的泼剌声。

  我对于画,纯粹是外行。但我有时给他建议,建议他读古诗词,读各种不相干的书籍。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倘若是单单作画,无论技法多么好,多少有些孤立的感觉。读杂书,做无用之事,是为了滋养艺术,提高作品的思想和深度。倘若有丰厚的知识储备,那么作品的飘逸性就散发出来了。

  事实上,陈才的阅读量非常可观。无用之事也做了不少。他养花,十几盆兰,删繁就简,要多美有多美。他种蔬菜,在雪域高原种出西瓜、甜瓜、茄子、辣子、番茄,茂盛葳蕤,真叫人惊喜。有一回,他说:“我种的甜瓜真是好吃,等熟了,给你送一个。”我为此惊讶了好一阵子。去看他的花间草堂,书案、奇石、枯荷、精致的茶碗、古筝、青花瓷……大约,他的画卷,就是这些闲敲棋子茶当酒的清雅生活情调熏陶出来的。

  作家的屋子总是潦草,这儿扔着书,哪儿丢着衣服,报纸杂志满天飞。看完陈才的画室,我忍不住感叹:“比起你来,我的生活真是粗糙啊。连茶杯都不想洗,茶叶和盐放在一起 ,还顶着一头乱发。你看你,画室里每一件东西都有安静沉着的气息,简约而淡雅,真是羡慕。”陈才淡淡一笑,他是那种比较朴实内敛的人。他觉得,生活就是艺术的一部分,要精致,要有情调。

  画家更需思考和探索。作画的技法可以通过练习掌握,手头的功夫也能娴熟掌握,况且,真正的大师是没有作画技巧的,但深刻的思想、艺术理念、创作观点才是艺术本真的东西。陈才创作,固然也遵循传统的技法,但注入的,却是自己独有的轻柔之气。他的画,根本不会有沉重滞涩之感,不呆板。他有一种辽远的胸襟,能在小小的花枝之间挥洒自如。让你观画卷,能从一枚花骨朵上感受到天地之间的清气冉冉,鸟语鹦鸣。想来,这便是水墨的气场,是唯美的意境。他的作品,一花一叶都有古典美、清幽美、自然美。

  陈才虽然还很年轻,作为“八零后”的画家,他从绘画的题材、主题到艺术表现,情感的抒发,却很老到。他在技法技巧上力求出新,创作思维也力求新颖独特,不亦步亦趋跟着古人的步子走。他对创作方向的认知,作品的意义,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见解,这一点他很自信。

  当然,一轴画,承载情韵,承载厚德,承载自己的才学见识。这是艺术道路上很难的探索,他需要花更大的力气去学习实践。

  一个画家,除了追求作品有学术价值、艺术价值、作品所蕴含的哲学思想,还需要有自己的文化气质,有清晰的文化脉络,有明显的美学个性。虚有虚的美,实有实的美,虚实结合就美得惊涛骇浪。大美的作品,就是精神层面的,是文化层面的。这一点,他也需要花大力气去追寻。

  任何艺术都是孤独的,美好的东西往往不产生于热闹场合。笔墨倾泻,必须有静气支撑。唯其如此,方是简淡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