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地瓜是原野上的风景


孙成凤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7日  来源:

  栽种地瓜时,弟弟把几株剩余的地瓜苗随手扔在了地头上,它们借着地头水肥方便的优势,使着劲地生长,长长的秧蔓从崖畔披拂下来,像一个墨绿色的瀑布,形成了一幅壮观的图景。几个需要补种地瓜的邻居用镰刀把悬挂在崖头的地瓜蔓割了,剪成十几厘米的长度,插到土垄上,不久它们就分枝散叶,不紧不慢地把裸露着的黄土盖满了。

  地瓜是唯一可以用秧蔓掐插种植的庄稼。埋在地下的地瓜是它的果实,也是赖以繁殖的种子。但它却不像其他庄稼那样只有依靠果实才可以繁衍。正如它当初被人从海外偷运到国内的传说那样,只须把一节秧蔓编进条筐或混织在船绳里,它就会落地生根,长满整个世界。因此,它成为庄稼里头最朴实的一种。在老家,凡土地瘠薄、水土难保、位置偏远,又不易管理的地块,人们就会栽种地瓜。经常是,地瓜种下了,人们就疏忽了对它的关照,而把工夫用在了娇贵的谷子、芝麻、大豆身上。因为这些庄稼不光怕旱怕涝,也怕与它们争水争肥的野草。特别是谷子,头天才疏了苗、清了杂草,隔天那些稗草就像变戏法似的又长出来,非常快,早晨刚刚探出地皮,下午就赶上谷苗了。谷子是一种从幼苗就要不断除草,直到收获都要伴着野草生长的庄稼。有农人说,谷子就是稗草变的,所以谷子有时候又会变回去,那是谷子想家了。我只种过一年谷子就被它惹恼了,从此再不种植。但是金黄色的小米与养人的小米汤,依旧成为人们饮食上的向往。

  地瓜从来不浪费人的工夫。相反,你整天给它松土理秧,会影响它的正常生长。一旦把一株地瓜苗插进地里,你就别管它了,绝对的旱涝保收。如果谁家有一片地瓜田,家里再喂上几头牲畜,等着吧,再也不用为饲料的事发愁。不管早晨或傍晚,只要有时间,背一个条筐或拿一根绳子,握上一把镰刀,去地瓜田里收割。那汁液饱满、生长旺盛的秧蔓,随你怎么割,横砍竖薅都行,背回家里,不用刀切不用拌料,只须往牲畜栏里一扔,就把一圈牲畜养得膘肥体壮。闲暇的时候,人们会去地瓜田里掐取秧上紫红色的嫩芽,像采撷春茶,然后在热水里焯一下,挤出墨绿色的汁液,不管是炒是烹,用葱花一炸,那味道鲜美的比得上山珍海味。别看这是一道简单的小菜,但要粗菜细做,很见功底的。其实,村上的女人都会这一手。

  20世纪70年代初,我们村上的人对地瓜的好处还没有认识。有一年,夏季水灾把上千亩玉米淹死了。村干部一筹莫展。这时,一个姓卢的小队长到公社驻地赶集,遇到多年前一起开过会的邻村小队长。说起庄稼的事,这个小队长半开玩笑地说:“把你们村上的一个女孩说给我儿子做媳妇,我保证秋天让你们村家家户户粮满仓满。”这个姓卢的小队长信以为真,就把自己的三女儿送过去,结果换回两大车地瓜秧。村民把地瓜秧剪成段,补栽了千亩遭水淹的土地,又在每块土地当中挖了几道排水沟。果然,到了深秋时节,每亩田收获了数千斤鲜地瓜,做成的粉白的地瓜干堆满了家家户户的屋子。据说,这是那些年村上最富裕的一年,到了第二年青黄不接时,没有一户缺粮断顿。对那个姓卢的小队长,人们的评价是:“吃芋头坐木墩子,太实在了。没有他用女儿换回的两大车地瓜秧,村里一半人家要逃荒。”

  地瓜永远是不显山露水地长在地下,把风中摇曳的机会让给了大豆高粱。不仅平时不用人管,自个儿在那里默默地生长,毫不偷懒耍滑,而且在收获季节也把机会让给其他庄稼,直到人们把劳累的身躯歇够了,看到北风起了,雁南飞了,地上有了一层白白的霜雪了,这才不温不火地想起一件事:该收刨地瓜啦。所以,地瓜在庄稼里面是收获最晚的果实。人们扬起镢头,对着一棵地瓜刨下去,只轻轻地一掀,一窝地瓜出土了,它们像一个个穿着红袍的新娘子,揭掉厚厚的盖头,带着腼腆与娇羞,惊喜地打量着这个天高云淡的世界,看着挽放在一边的地瓜秧蔓(那就是它的秀发呀),看着那些满地奔跑的孩子,仿佛记起了前世今生,那浅浅的靥窝微微一动,对着深远的天空,深情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