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夜色老街


鲁珉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4日  来源:

  老街在长江边生存数百年了。

  或许太难舍去,20年前修建三峡水库时,淹没线下的老街,就被整体后靠搬迁。一石一砖,一瓦一木,编号,原样上移了近百米。

  老街还是原来的样子,就连年过九旬的屈大爷也这样说。老街两边的布店、茶庄、糕点铺、工艺铺,和从前的一样在老街的两边依次排开。

  老街上依旧有一道风景,那就是青石板上矗立的或立或蹲的铜像。铜像塑的全是些小人物,剃头匠、磨刀人、炸萝卜饺子的大妈。这塑像有个性,灵动而传神,面部那烟熏火燎的痕迹,与现实生活中并无二样,透着沧桑岁月的色。

  夏天不会因为老街怕热就不来了。刚刚大学毕业踏入社会的那几年,我就在老街所在的镇工作。老街还在原处,长江夏季涨水线还是从前的印记,老街依然是从前的样子,慢慢地度过自己的时光。

  夏季的雨总是说来就来。刚才还是阳光普照,一会儿便大雨倾盆。因为下雨,老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其实,雨中的老街更具风情。

  有时,静坐在青石板上凝望老街,也是一种享受。宁静的空间传递丝丝的悸动,风习习地吹过,湿润的青石板上,倒映着老街的木屋。偶尔,房里会传出说话的声音,这才感觉老街是有生气的。

  即使是下雨天的夜晚,也有几间店铺一直亮着灯。那灯光从雕琢的花窗间透出光来,洒在有些积水的街面上。那光仿佛是千年的光穿越至此,斑驳的木墙映出一片柔和的阴影。那些逝去的事渐渐清晰丰盈起来,浸满落寞浅涩的老街。

  夜间的老街也是热闹。有的人家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很远就知道主人喜欢什么看什么,不时有孩子打闹的声音从房里传出,间或夹杂训斥孩子的吼声。

  临江的那一排木楼,有好几间茶坊。老街还没搬迁的时候,有很多的茶坊。搬迁到新的地方后,好几家转而开了酒吧或是咖啡店。一问,茶坊老板说,现在年轻人喝茶的少了,而喜欢喝茶的老年人也在一年年减少。

  现在进茶坊喝茶的,多是老年人,也有三三两两的外地游客。茶坊的木墙上,也显得很现代。“你品的不是茶,而是旧时光。”“清茶一杯在手上,思念一缕在心上。”这样的话被写在小木片上,挂在茶坊的四周。

  老街的东头有一个小广场,每到晚上,总会有很多人聚在那里,聊天、说笑,喝着自带的茶,吃着各家各户的小零食。不时有票友来一段西皮流水,还有人真的拿出胡琴子来,现场伴奏。

  后来,晚上有人在小广场上跳广场舞。不过,没多久,就没有人跳了。老街上的人都说,广场舞不适合老街。老街喜静。

  夜的老街,若是晴天,便可仰望天空深邃的蓝。水墨画面浓淡深浅,沉静在长江之滨,百年沧桑依旧,千年风情如初。

  隔着时空,老街变得透明。简单淳朴的老街,不经意的一瞥,时光即刻暂停。重拾回忆,虽漫不经心,也妙不可言。那些温暖的过往,蓄在眼里就是泪。

  人在一盏摇曳的桐油灯里回味,便难以回到车水马龙的现实。那个久驻心底的老街,其实一直与灵魂相偎依,而坚守的,永远是那颗玲珑的心。

  夜的老街,美到极致。夜色渐深浓,夏季也漫长。一个人的一生,犹如老街,慢慢地优雅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