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惆怅碛口


梁富正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1日  来源:

  落脚在碛口,已是晌午了。脚下的湫水河静静润泽着沉睡中碛口。我此时贸然闯入它长长的甜梦中,真是有些突兀了。

  带着一身风尘,迈着疾步,由黄河上游沿河寻觅,行至碛口,突然阻挡了我原本一路驰骋的雄心。1823年,也是一个清爽的夏日,本邑举人崔炳文在一批商贾的陪同下为碛口题写了“物阜民熙小都会,河声岳色大文章”的对联。驻足在黑龙庙前,看到这段文字,终于为一直以来“拉不完的碛口”这句谚语找到了历史依据。

  碛口是睡在黄河峡谷中的一块历史化石。它背靠巍峨大山,面临天堑长河,山岩裸露,山高谷深,沟壑纵横,梁茆连绵,是地表支离的大山群里一个封闭的村落。一边是大片的流光溢彩,狂野、奔放,一边是巨大的安静寒冷,含蓄、沉寂,让人又爱又恨,欲罢不能。和黄土高原大多地方一样,黄色和灰色是这片土地亘古不变的主题色,即使有碧蓝的天空和翠绿的枣林相映,也依然给人留下一种衰败、萧瑟、落寞的印象。

  我眺望沉浸在悠然安逸中的碛口,感觉它生来就如此文静可人。

  到碛口,要寻得历史的厚重遗存,便要去西湾村的古街。碛口古街留存的大部分建筑是明清时期的,这些老字号、旧店铺、古院落,一见到就勾起许多怀想与叹息,它们是晋商这个远去群体生命的延续符号。晋商称雄世界所树的五座丰碑——驼帮、船帮、票号、大院和“茶叶之路”,在碛口均有体现。在称雄中国商海的岁月里,一代人走了,下一代人接着来,用智慧和汗水耕耘着自己的坚定的梦想。就像季节的轮换,黄了又绿,绿了又黄。那些蜂拥的人群,奔腾的马蹄,长长的商队,从碛口起航,或从碛口转运,源源不断地践行着晋商通汇天下的光荣使命,在煌煌中国商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章节。

  空荡荡的老街,商贩的吆喝声早已远去,码头汉子的齐呼声也成绝唱。只有那些残砖乱瓦堆砌的幽暗院落、磨损的石街、陈旧的货栈,还在孤独而丰富、寂寞而安宁地守望着黄河岸。凝望着冷冰冰的陈年旧物,我除了哀叹几声,又能如何呢?历史的车轮,如舒缓的河水,已经流淌远去,只有历史的烟尘铭刻在碛口的一砖一木当中,弥久而真切。

  我为碛口的衰败而叹息,也庆幸它的遗存,让我们见证了晋商兴衰的片段。惆怅不该是此次游览碛口的感情倾注,但我还是把它宣泄于笔墨中。

  因为,对于碛口来说,惆怅是游者对它最深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