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一座城的时尚与古典


孙 勇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8日  来源:

  那年,我站在苏州河边赏水,那温润、饱满的清甘气息,使我忘乎所以。畅想着有一天,郑州市区唯一的金水河清澈见底,闲暇时光滨河观水就心满意足了。这个当年有着寓言故事情节的随想,今天却梦想成真了。

  出老城区向东走,方圆百余平方千米的开阔新城,人们都习惯称她郑东新区。这个新区是从2002年起步的,她刚落地的第一声啼哭,似乎就预示着吉祥福兆,今天看来,她着实令人喜爱,甚是赏心悦目。

  我从这条河岸走向那条河岸,与水亲近,苏州的情怀顿生湿润,看那河河牵手,感那水水连襟,不同的是那一座座如彩虹似穹庐的桥梁,与苏州的古典拱桥相比,显得即时尚又风流。虽然新区的土地十分金贵,政府还是拿出大片大片的土地栽种树木和花草。绿化人员随处可见,他们手中的镰刀和推车,如同我们的钢笔和键盘,谁说那一块块绿化带不是一篇篇、一首首诗词歌赋。

  我沉醉在绿水和植物的怀抱中,尽情地享受著名国际设计大师黑川给予郑州的新的生命活体。看啊,那一幢幢造型别致的高楼大厦,如火炬似飞碟;那一条条圆或半圆的宽阔大道,以及那如韵律似交响的高架快速路,怎不叫人激情满怀、热血沸腾。就连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海霞、张泽群也情不自禁地感叹,郑州这么时尚这么漂亮,建筑也体现出厚重的中国元素和文化内涵。是啊,现在我就站在仟禧广场,周围的楼房紧紧地拥抱着我,这一圈又一圈四通八达的道路和耸入云端的楼房,就是以成都三星堆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造型为基础,塑造出了这环环相扣、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景。令人震撼的是河南省艺术中心的建筑群,夸张地再现出古老乐器的外观原形。那5个椭圆的“金蛋”,是由河南出土的6500年前古代乐器陶埙造型演变而来。两片翻卷上升的艺术墙像黄河波涛翻卷的浪花,仿如我们的母亲河——黄河,穿越并见证了中华上下5000年的文明史;又如河南出土的2500年前古代管乐石排箫。中间晶莹剔透的装饰柱,是设计师根据8700年前河南出土的中华第一笛——贾湖骨笛。河南艺术中心整个建筑群体均取之于古代乐器的抽象造型,使中原文化与现代建筑艺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组艺术建筑群,是加拿大国际著名设计大师卡洛斯·奥特设计,他让历史走动起来,而且让我们感受到古代文化和现代节奏交融的气息,卡洛斯·奥特告诉我们,历史不能在一个地方停止,应该让历史鲜活起来走动起来,见证现代和未来。

  身为土生土长的郑州人,我时常感佩郑州的包容和接纳,在各种风潮起伏的新时代,如同欢迎各方来郑闯天下的有志之士一样,迅速创造或吸收时尚的新生事物。郑州在以经济建设为先锋的同时,催生出有形的文化产业。古玩交流与字画推广风行,甚已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与此同时,私企个体书店和茶艺馆应运而生。这些书店大都设立在繁华的大型超市或人流如潮的娱乐休闲地带。与新华书店不同的是,这些书店更加重视店面的布局和多功能使用性,融咖啡茶饮于一体,让读者在读书的过程中,享受到舒适的休闲环境和温馨的人性化服务。当下,许多个体书店包括教材书店举步维艰纷纷倒闭,正当我辈俗人担心这些书店在经济建设大潮中也会昙花一现时,它们却以排山倒海般呼啸着奔腾起来。松社书店、大树空间、纸的时代、尚书房分别与报社媒体人、作协以及文学院联手,推出一场场精致的文化盛宴,一场场独具特色的读书活动,让郑州的写书人和看书人风流起来。《河南日报》中原风文艺副刊主编冻凤秋率先抢滩登陆,占领阵地,分别在这些书店成功举办“中原风”读书会,并把读书会的场景及话题交流情况在报纸上以整版篇幅醒目地刊登出来,分别宣传、推出了一批专业和业余作家的作品,使这批作家从幕后走向前台,让读者在感受其作品的同时,认知和接触作家。人人读书读好书在郑州成为时尚的选择,只要有书的地方就有读书人,读书的气氛达到了空前的活跃状态。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原河南省作协主席李佩甫在读书会上说,作家是生长出来的,不是培训出来的。一语激起雷鸣掌,人们情绪亢奋起来。

  这些书店凭借“读书会”等文化活动,不但推广了企业品牌,同时,丰富了企业的文化内涵。

  与这些书店不同的是茶艺馆,最具代表性的是瓦库茶艺馆。茶馆甚至有意避开热闹,偏隅一方,融文化交流与商务洽谈于一体,建立起散文学会、诗歌学会创作基地和商务洽谈会所,把微暗的灯光洒进树林、倒进夜空,阳光因茶艺馆安静有序地流淌,月光因茶艺馆清静幽远……与此同时,以考古和国学为主题的河南省博物院“中原文化讲堂”也涉猎其中,邀请著名作家二月河、史学专家王立群、国学学者文怀沙来郑州讲学。郑州这座城,因文化而时尚,因接纳而舒展;因容量而光耀……

  说起文化首先想到的是文化路。生活在文化路附近的郑州老人曾说过,从走进小学到大学毕业不用离开这条路。我曾经在文化路上长时间地行走,路两边坐落着工业大学、农业大学、财经政法大学及文化路小学、河南省试验中学、北大附中,还有三联书店、学品书店、报刊零售店等。后来,我从部队转业被安置在文化路一家单位工作,爱读书的我,走在绿树成荫的道路上,心情舒畅。

  人们习惯地把中州大道称作新老城区的分界线。

  由东经过金水立交桥向西,就是所谓的老城区了。和新区相比,老城区的路面显然狭窄拥堵了点,生活小区的楼房破旧低矮了点。就在这“窄点”“低点”中,一座3400年前的国际大都市,影响、奠定了今天郑州在中国古城中的地位。

  古城的城墙已经很破旧了。

  这座绵延7千米长的“L”型城墙,就是商代仲丁王朝大都市的内城护城墙。

  风吹,草动。

  漫步城墙之上,脚步被蒿草牵扯着。有尘土击打裤管儿,似马蹄疾风由远而近,这匹马应该是仲丁的坐骑。仲丁狩猎或巡城归来,马鞍上搭着猎物或是民众赠送的谷穗,享受着先辈给予他的大树下的阴凉。

  我站在齐腰深的蒿草里,蓝天白云下,都市村庄——白庄,在秋色中安逸地依傍古老的城墙。白庄村向四周蔓延25千米的地下,仲丁的大都市以及繁华的市井生活,令人产生丰富的联想。离仲丁的大都市东北5千米外仰韶文化遗存大河村遗址,以洞穴遮蔽风雨的大河村先民,如果看到建筑结构坚固的仲丁的朝堂屋舍,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心情。羡慕,嫉妒,兴奋,不得而知,但我猜想,大河村遗址那堵一米高低的房基,是仲丁时代大都市的基础和承载。

  就这样,仲丁从太戊手中接过传承棒,在现在的郑州市中心偏东南的一块风水宝地上,苦心经营。仲丁为什么看好郑州这块土地呢?难道说这里离黄河更近,大片大片的黄河湿地沼泽是绝佳的天然屏障;难道说站在这个位置更能看清嵩山的悬崖峭壁及风景名胜;还是黄淮大平原物产丰富,乃天下粮仓。就这样,郑州的这块土地在仲丁入主后的今天——21世纪初叶,挤进了“中国八大古都”的行列,成为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名城。郑州人因仲丁而古典起来,郑州市政府干脆把横穿古都城墙的东大街、贯通东西大道的郑汴路更名为商都路,以示商城给予郑州的恩泽和荣光。

  可惜的是,作为当时国际大都市的仲丁隞都——商城,没有产生像张择端这样的人物,否则,商代“清明上河图”的研究地位及艺术价值,会比宋代的“清明上河图”要厚重得多。

  城墙,的确是破旧了。被秋风高高吹起的抓地草下面,黄色的泥土已经被岁月风化成了灰黑色。

  在这座破旧的仲丁时代的城墙上行走,我对当年的繁华肃然起敬,对一个王朝的美妙风光赞不绝口,然而,最多的感叹还是对仲丁的赞许,虽然仲丁在位仅仅13年,却留下了无限风光。仅从隞都内城城墙墙基最宽32米、地面上残留最高约5米左右的商都城墙来看,仲丁的国力毋庸置疑一定是雄厚的,尤其是手工业铜器的大量生产和使用,更为其增添了迷人风采。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更是拿铜器唬人,浇铸九鼎,王权天命,诱惑秦王问鼎丧命,把铜器的使用推崇到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度,引无数风流人物竞折腰。

  城墙虽然破旧了,但它的坚固与实用性并没有削弱,护城的功能虽然失去了,这个“老古董”的观赏性却增加了。郑州被列入“中国八大古都”后,我们不用花分文随时能触摸的历史,就是这段仲丁时期商都的城墙。郑州市政府把这段城墙当作宝贝,使城市在中国的版图上更加耀眼,更加辉煌。

  走出齐腰深的蒿草,站在白庄村城墙的豁口向西眺望,城墙上长条形的木制栈道向火车站方向伸展,极目远眺,栈道在远方呈45°角上扬,有游人顺坡而下,如仲丁的勇士骑马扬鞭破城出战,仿佛听见马蹄由远及近,兵器风声过耳,头颅飞出,血溅战袍……这个呈45°角上扬的纯木质游览步行栈道,增加了游人对仲丁时代的无限遐想。正是应和了那句“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不是我矫情,喜欢游览名山大川的我,却很少用心留意身边郑州仲丁的隞都。郑州市政府就地取材,把郑州商城仲丁隞都内城的城墙进行科学合理开发,除在南城墙东西两段的城墙上分别修筑观光木制栈道外,还在商都遗址的地面上修建了以“玄鸟生商”为主题的公园,通过玄鸟广场、商文化浮雕墙和考古名家雕塑,展示商都文化。同时,通过具有商文化元素的标识牌、垃圾箱以及装饰有抽象的商代青铜器纹饰符号的石凳等来体现厚重的历史文化,供游人休闲观光。

  深秋时节,商都遗址主题公园在彩色的秋风中更显风流倜傥。大片大片金黄的银杏树叶散落在玄鸟广场周围,绿地和冬青体现出春天般的气息和夏日般的热情,大片大片的霸王草傲然挺立在绿地上,映衬得月季花更显妩媚妖娆。我有一种怀古的情节,自己仿佛在历史的深处古典起来、厚重起来、文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