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荒 塘


石泽丰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8日  来源:

  对一个已消失事物的怀念,我常常情不自禁地要流下泪水,比如荒塘。荒塘,顾名思义,就是一口荒废了的池塘。它在屋后的山坳里,形如一把汤匙。荒塘早先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那种荒废,虽然它离梯田远了一些,但它能为下边的一口池塘蓄水,使那口池塘一年四季不会干涸。它本身也从未干涸过,即使在最干旱的时节,底部的水也能没过膝盖。

  荒塘的两边是旺桃伯开垦出的菜园,菜园里的瓜果蔬菜长势很好,瓜藤沿着塘埂伸展过去,结出的南瓜又大又圆。一到阴雨季,荒塘里的水会上溢,流向下一口池塘,水清清的,从来没有给两边的菜园制造过什么灾害。那个时候,旺桃伯的皱纹爬上了眉梢,人有些老了,他到菜园来摘菜的时候,总爱坐在塘埂上,向我们放牛娃讲述着荒塘的历史,讲述着村子的昨天。

  这已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

  后来,这口荒塘的土质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先前肥沃的泥土真的“荒”了,以至大旱的时候,塘底还裂开了几道口子,像一位老人仰天叹息时张开的嘴,塘里淤泥下的泥鳅也不知去哪儿了。去年秋天我回去了一趟,看我拿锹要到荒塘里去挖泥鳅,杨奶奶说:“现在那里哪儿还有泥鳅?”我不信,当我走进荒塘,塘底干涸地摆在眼前,没有一点水。一锹下去是黄土,再挖一锹依然是黄土,看着这一切,看着这块曾经肥沃过的土地,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童年里的夏天,想起了瓜果,想起了旺桃伯种的芹菜、土豆和高粱……那时,我和小伙伴经常到荒塘边放牛,我们把牛赶到山坡上,自己光着屁股在荒塘里学游泳,如今会的那一点点“狗刨”还是小时候在荒塘里学会的。现在荒塘真的荒了,快要消失了,老人偶尔闲谈时,三言两语说起过它,年轻人倒是没有哪一个去在意它,而我一想到它,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上次碰上许弟爹,他曾和我在一块放过牛,给我们唱过山歌,我最喜欢听他唱《十月长工》,至于具体的歌词,我已忘了,只晓得它讲的是一位女子在地主家所遭受的种种欺凌,他唱得婉转、动听,歌声如泣如诉。但现在他不唱了,因上了年纪,整天坐在家里,举步维艰,山歌从他身边飞走了,也从这口荒塘飞走了,一切都成了往昔,成了我们彼此的记忆。

  在农村,它就像一个缺钙的老人,总是显得那么的无力,如果有一天,当我们这一代人都已老去的时候,荒塘的历史就像先前的淤泥,被岁月的黄土一层又一层地深埋,埋到无人知晓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