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雀喧禾黍熟


刘鹏飞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3日  来源:

  望着一望无际的麦浪和麦浪中时落时起的鸟雀,我总想起王维那句“雀喧禾黍熟”。乡下麦收的那些天,城市一下子空旷了许多,回去的不仅仅是那些来城里打工的农民,还有那些每天在我们窗前叽叽喳喳的麻雀。

  麻雀是恋旧的,是不嫌家贫的,是标标准准的“土著”,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就是这小小的生灵,就是这可爱的鸟儿,中外都曾经误解过它们,把它们当成敌人捕杀过,普鲁士腓特烈大帝见樱桃园里的樱桃常被鸟雀啄食,于是下令捕杀,并规定杀死一只麻雀可有6芬尼的奖励,一时间无数麻雀惨遭厄运。但很快人们就发现,麻雀虽然少了,但害虫却泛滥成灾,不久,腓特烈大帝果断地收回圣令,让麻雀又有了生存的空间。

  20世纪50年代,我国也有过捕杀麻雀的运动,那年月,城乡到处敲锣打鼓,摇旗呐喊,大人小孩、男女老幼,把可怜的小麻雀追赶得无处藏身。人们除了以弹弓击杀,以网、筛诱捕麻雀外,还深夜架梯去掏鸟窝,大有斩草除根之势。人们很快发现,麻雀少了,害虫多了。科学家研究证明,麻雀吃的粮食远远少于它吃害虫保护下来的粮食,所以,我国这次捕杀麻雀运动也没有坚持多久,很快麻雀又在城乡快乐地歌唱了。

  其实不单单是麻雀喜欢吃新麦,记得小时候,麦子还是青青的时候,我们小孩子就开始搓着吃新麦了。先掐一把麦穗在火上燎去扎手的麦芒,等麦子发出清香时用手一揉,吹去麦糠,就可以吃了。那味道,让人久久不能忘记。

  当然,爱吃新麦的,不只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就是帝王,也把新麦当作美味佳肴。据《左传》记载:“六月丙午,晋侯欲麦,使甸人献麦,馈人为之。召桑田巫,示而杀之。将食,张,如厕,陷而卒。小臣有晨梦负公以登天,及日中,负晋侯出诸厕,遂以为殉。”这是晋景公姬獳如厕的故事。公元前581年的一天上午,晋景公想吃新麦了,就让人送了过来,端起饭碗刚要往嘴里扒,突然觉得肚子胀不舒服,就对左右说:“我先去趟茅房。”说着放下碗就出去了。左右侍从左等右等,饭都凉了,还是不见国君回来,就分头去找,哪儿还有国王的影子,最后,终于在茅房里发现了掉进粪坑里的晋景公,人早就断气了。晋景公姬獳算是个可怜虫,想吃的新麦已经到嘴边了却未能如愿,连个麻雀都不如,真是没有这个口福呀。

  其实古人不在乎麻雀吃的那几粒粮食。“汝家饶宾侣,我家多鸟雀。”“禽雀知我闲,翔集依我庐。”“柴门鸟雀噪,归客千里至。”看看,无论是南北朝的王僧祐,还是唐代的储光羲和杜甫,都把麻雀当成自己的好朋友。齐白石老先生更是画麻雀的高手,有人说他画麻雀先是以两笔淡墨画出麻雀的体形,又一笔赭墨勾出麻雀头,用重墨一横折和两个墨点就画出了麻雀嘴和麻雀眼,再一道重墨勾出雀胸,最后六笔短线画出雀爪。一只麻雀不过十九笔,简洁传神,令人叹为观止。

  人们爱麻雀,就是因为麻雀极爱与人们亲近,麦田里陪伴庄稼人最多的小鸟就是麻雀了,它们吃粮食更吃害虫,不过当年人们对它的误解,也是情有可原的,谁愿意让辛勤汗水换来的粮食被它们糟蹋呢?在那颗粒归仓的年代,我与小伙伴一起拾过麦田里落下的麦穗。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爱惜粮食了。母亲识不了几个字,但她却把“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诗背得烂熟。爱惜粮食的美德就是母亲言传身教传授给我的。

  想想看,我们碗里的每一粒饭粒,的确来之不易。白居易的《观刈麦》最能概括农民收麦的辛勤,诗中写道:“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回头再吟诵王维的“雀喧禾黍熟”,想想功大于过的麻雀曾经背过的黑锅,就更觉得麻雀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