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读辛弃疾词有感


谈书媛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3日  来源: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簶,汉箭朝飞金仆姑。”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日子。他带着募集而来的50名勇士,翻身上马,像一支利箭朝着金营飞速射去。此时的金营正是防守空虚之时,他凭着自己过人的谋略以及惊世的果敢,突入金营,挥刀斩敌,将叛徒擒拿在手。那日他站在高处,虽身处敌营,却如闲庭信步般镇定自如,他向叛徒旧部宣讲民族大义,慷慨激昂。此后,他带着万人军队挥师南下,渡过波涛汹涌的长江,直奔临安,将叛徒交给南宋政府正法。

  他,就是辛弃疾。试问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可以如他一般策马单刀直入敌营?稼轩之名之所以被历史铭记,不仅仅是因为他那豪迈悲壮的词,更是因为他用行动千万遍地证明拳拳爱国之心。

  他文韬武略无一不精,却南渡淮水归宋后不受重用。他向朝廷上书《美芹十论》:“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他的前半生如史诗般雄壮激昂,后半生却壮志难酬,半世蹉跎。“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他忆起高宗时金兵南侵,隆祐太后被金兵追至造口的屈辱经历,痛感建炎国脉如缕之危,恨金兵猖狂,羞国耻之未雪,乃将满腔悲愤,化为悲凉之句。稼轩心中,此一江流水,为行人流不尽之伤心泪。

  稼轩壮志难酬,身处于黑暗的政治斗争中,但无论遭受多少坎坷不平,他都坚守着及冠那年立下的志愿。“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他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面对污浊不堪的官场,他无可奈何。然而,他又振作起来。“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他满怀对未来的希望,愿有朝一日官场清明,故土收复。他写道:“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他辗转各地做官20余年,一直没有被调往抗金前线。他赋闲20余年,心中愁苦。有志难伸,有才难施,有国难报。少时壮志满满,满怀憧憬,时光飞逝,当华发早生,岁月已在他心上留下一道道划痕,拭之不去。

  我曾无知地以为稼轩太过理想、太过虚幻,在这嘈杂忙碌而又功利的现代社会里,稼轩的思想就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与稼轩,似乎隔着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好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不会有任何交集。我日日忙碌于计较个人得失,而他却一心为国,无怨无悔。

  那夜,皓月当空,夏虫嘤嘤,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我随手翻开了《稼轩长短句》,如清夜闻钟,如当头一棒。他的悲,他的愤,他的国,如狂风暴雨般瞬间打醒了我。

  如今的社会,文明高度发达,人们却日渐浮躁与矜夸,又有谁能像稼轩那般知行合一而不仅仅是将爱国挂在嘴边呢?

  他的无私,他的坚忍,如一声响彻长空的呐喊,如一道劈开世间混沌的光芒。他于苦难泰然处之,如浮云掠过红日;他于失意坦然视之,如清水流淌过沙石。稼轩的心灵自有一方净土,里面放的不是他的家,而是他的国。

  男儿本当金戈征天涯,收复祖国山河万里,创下千秋功业,而稼轩虽囿于南宋的怯懦之风,却不因岁月的刀割而使自己面目全非。他将自己的一生演绎成两字——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