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弱水花海:万千花仙从《诗经》中赶来


滕建民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来源:

  听说黑河边的弱水花海很美,趁夕阳西下,便急匆匆赶来,几乎是一下子就扑进了花的怀抱。

  沐浴在金色中的黑河,将一汪情思注入这片盛大的花海之中。一片一片的花,就这样热情地开放着,浓烈地渲染着周围的气氛。一朵一朵的花,毫无掩饰地展示着各自的风采,如火如荼地表达着自己的激情,神采飞扬地奔赴季节的深处。空气中散发着阳光的味道、水的味道、花香的味道。

  那是一种让人震撼的美,红的热烈,紫的优雅,蓝的浪漫,粉的多情,白的纯洁,丰腴、迷人,有种勾人魂魄的魅力。从枝干到叶片,从花朵到花蕊,都充满着勃勃生机。从中可以看出雪水滋润的植物,生命力是何其旺盛和顽强。它们仿佛青春期的俊男靓女,有种不可一世的张狂。

  沿花海轻轻绕行,用心感受花香带给人的惬意。透过花叶缝隙,与弱水河畔的古人相遇,《诗经》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意境展现在眼前。

  那《诗经》中的花朵,不知是文字的修饰,还是古代的花朵本来就温情。它们温润中透着多情与缠绵,好像藏在深闺的女子,是文人用馨香的文字,一词一句唤出来的。而今黑河边的花海,聚集了许多品种,玻璃苣、虞美人、勿忘我、八角莲、葵菊、薰衣草等,它们张扬的个性,毫无保留地把美抛给了张掖,让人一目了然。

  静静注视着这片令人惊艳的花海,夕阳的光辉把花朵染得一片绯红,人则被浓浓的花香熏得如痴如醉。摘一片被热风吹落的花瓣含入口中,好像自己也是一朵花了。与花一起并肩摇曳,一起牵手起舞。舞着,舞着,我眼前的花朵突然都变成了裹着布衣长裙的古装女子。我自己好像也是一位古代女子,聆听着浅吟低唱,为围拢在身边的花儿修枝剪叶,梳理打扮。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祁连山下的一朵花。

  我穿着收腰的红衣罗裙,腰间松松地绑上墨色宫绦,千千青丝绾成一个松松的云髻,随意佩戴绘银丝带,浅色的流苏垂下,那眉心上圆圆的朱砂,是我的特征。我身姿绰约,娉娉袅袅,踏着碎步,率领姐妹们在花园里散步、嬉闹。衣裙在轻风中漾起丝丝涟漪,我们清脆的笑声,让河水忘了流淌,令白云驻足观看。

  一朵花,宛若一个清丽的女子,在这片丰厚的乐土上,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展示着自己的幸福,张扬着奔放的个性。你看她们,一朵比一朵丰盈饱满,一片比一片喜气洋洋。就像这世间的女子,虽然满身俗气,但心中都藏着一个愿望、一个秘密。她们期盼着、等待着,只要与自己心爱的人走在一起,心中便充满知足、满意、幸福、快乐。

  与花相拥,便能听到它们均匀的呼吸声,一上一下,一呼一吸,与人的呼吸没有两样,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特征吧。那声音从花的根部、土地的深处呼出,再被枝干叶片吸入,细微的声音里充满着欣喜与感动。

  放眼铺展在黑河岸边的花海,仿佛是花朵的王国。叶片肥大,枝干高昂的便是国王,匍匐在地下的都是它的臣民,花海便是它们的家园。在这里,花与自然融为一体,人与花朵相依相惜,恍然间人是花朵,花朵也就成为尘世间浪漫的女子。

  总面积5000亩的弱水花海,犹如挂在黑河边的一幅油画,带给人爽心悦目的感动,也为多彩的张掖又添了精彩的一笔。

  晚风轻抚,成片的花朵抿着嘴儿,拥拥挤挤,推推搡搡,好像有意攀比谁最美丽。望着花儿荡起的碧波,浮想起尘世中从花间荡出的或喜或悲的故事。

  让一代又一代人向往、寻找的《桃花源记》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流传于世的经典名曲《梁祝化蝶》,“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的爱情故事正在这花海里延续、上演……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不舍昼夜的黑河,静静地注视着它怀中惊艳的一幕。清凌凌的雪水聆听着花开的声音,也聆听着从时光隧道中传来的天籁之音。达摩大师的身影虽然早就消失于苍茫的水域间,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传说在这片土地上久久回荡。佛祖的精神让人敬仰,大师的情怀使人感动。

  闻着清幽的花香,踏着柔软的土地在花丛间穿行,那些不知名的雀儿,扑棱棱从花间飞起,拍打着翅膀,在空中盘旋、歌唱。而恋花的蜜蜂,全然不顾这世间的喧嚣,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忙忙碌碌地在花蕊上采蜜,兴致勃勃地返回蜂巢酿蜜。与花朵亲密无间的蝴蝶,踩着花瓣,翘起五颜六色的翅翼,有意显现着自己的风采与舞姿。

  张掖自古以来就是弱水滋养的富地,享有“一城山色,半城塔影”的美誉。如今从祁连山流出的雪水,汇入黑河后,仍对这片土地宠爱有加,这片富有诗意、充满激情的弱水花海便是最好的证明。

  钟灵毓秀的张掖,因丹霞、湿地有了名气。弱水花海,圆了世代张掖人奋斗、追寻的美丽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