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南坦的魅力


李涛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来源:

  “地裂北风号,长冰蔽河下,后冰逐前冰,相陵复相亚……”这是《老残游记》里写南坦“黄河凌汛”的景象。如今的齐河南坦,仍然可看到这样的奇观。每值凌汛时节,大的冰盖滑动撞击,形成小的冰凌,再顺流而下。它的优美和冷峻,让现代人赋予它一个诗一样的名字——流冰花,“老残古渡”也因此而得名。

  当年老残黄河观凌的那一段黄河大堤,现今已是一处堤上广场,建有亭子,植有花草树木,还有“红心一号”标志建筑。“南坦”是老齐河人对城门南这一块地方的称呼,又因此处于黄河急转弯处,是黄河防汛时重点防守的危险堤段,故在此处修建险工一处,命名“南坦险工”。

  在齐河境内看黄河,南坦险工处是最佳位置。这里不仅有黄河的“险”,更有堤岸的“鲜”——百年银杏等各种名贵苗木形成了险工美景,三季赏花,四季常绿。每到鲜花盛开的季节,满眼望去,万紫千红色彩斑斓的花海,与奔放的黄河在此处回望转弯,一动一静相映成趣。

  春来到,杨柳抽芽,如雪的柳絮在空中飘转、起舞,此时便到了欣赏“四月飞雪”的时节。南坦险工盛开的迎春花和泛绿的植物逐渐被“雪”覆盖,黄河水在飞雪的笼罩下仿佛蒙上一层面纱,像极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姑娘。翌日清晨,柳絮被露水打湿,飞雪也无踪影,褪去了面纱的黄河像脱缰的马儿,又奔放豪迈起来。

  天朗气清,独自在黄河堤岸漫步,俯瞰蜿蜒的黄河。每到傍晚,黄河水由奔放趋于温顺,落日低垂河面,河水闪着粼粼的波光,仿佛西下的红日就出入于长河之中,凭空多了几分吞吐日月的宏阔气势。“长河落日”也正是南坦黄河景观之一。

  秋季,坐在堤岸静听黄河水拍岸的声音,像一首优美的交响曲,又像一首雄浑的大合唱,时而涛声的波澜壮阔,时而流水的绵延流长;到冬日,又是另一番景象,黄河水变得优雅了许多,水位下降,仿佛能寻找到大禹治水的踪迹,感受黄河改道的沧桑;寒冬,冰封水面,雪飘万里,这一盘踞在中国大地上的巨龙渐渐开始沉睡。忽一日,成块的冰开始破裂,冷空气如天然雕塑家,塑造出许多奇特图案;昨日冰凌游弋,今日冰坎道道,明日冰浪汹涌……南坦的冬季,黄河成了最调皮的孩子,不断变幻着景致,绘就了令人拍案叫绝的壮美画卷。

  20世纪70年代,随着黄河首只简易机动自航式钢板吸泥船“红心一号”的诞生,齐河南坦再次闻名遐迩。机淤固堤技术的成熟使千里黄河大堤固若金汤,也开启了人民治黄新篇章。1978年,引黄放淤固堤成果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而今,南坦黄河又将迎来发展新纪元,跨河大桥已开工建设。远远望去,大桥凌空飞架,像为黄河束了一条银色的腰带。这条大桥将济南与齐河紧密相连,它牵来了齐河发展的希望,我们亲切地称其为“河上银桥”。

  每当路过“红心一号”主题雕塑都不禁心生肃穆,每当讲起南坦的历史过往都心潮澎湃。听着昂扬的《保卫黄河》之歌,看着奔腾的大河顺流东去,身上的疲劳、额上的汗珠都不抵内心的骄傲。

  黄河安澜、魅力南坦,我的使命,我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