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从祁连到巴颜喀拉


崔荃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6日  来源:

  青藏高原南起喜马拉雅山脉南缘,北至昆仑山、阿尔金山和祁连山北缘,西部为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脉,东北部与秦岭山脉西段和黄土高原相接,由北向南包括祁连——柴达木、昆仑、巴颜喀拉、羌塘——昌都、冈底斯和喜马拉雅6个构造带。黄河设计公司承担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和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分别在巴颜喀拉和祁连——柴达木构造带里。

  2017年8月,考察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之末,还未洗去巴颜喀拉的风尘,我们便应邀匆匆赶往祁连,考察位于青藏高原北缘的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

  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家172项重大水利工程之一,是黑河干流骨干调蓄工程,对于实现黑河水资源的科学调度、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乃至黑河长治久安都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地位。工程于2016年3月29日开工建设。

  清早从西宁出发,中午时分我们便到了祁连县城。按捺不住已久渴望,我们冒着细雨蒙蒙,在黄藏寺EPC项目部安保部张宏安副主任的带领下,进入海拔2500多米的黄藏寺工区。

  刚出祁连县城不远,工程建设的气息便扑面而来。一条条建成或在建的施工道路,时而平行时而交织,像流动的谱线;行驶在公路上的工程车、交通车如一个个音符,在谱线上跳动,仿佛吟唱着一首雄壮的歌,吟咏着开拓者艰辛,赞颂着建设者的功绩。

  越接近坝区,通过心灵的窗户获取的画面传导给心脏大脑的震撼越发强烈。短短一年多时间,设施齐全的施工营地间布工区,大而复杂的砂石料系统塔仓林立,坚硬难凿的交通隧洞一条条相继贯通。这如诗似歌的画面镶嵌在古朴的祁连山脉,透出远古的呼唤,渲染着千年的祈盼。

  登上了观景平台,大坝施工热火朝天的场景更令人热血沸腾。参建单位历时8个月的艰苦奋战,克服工程地质条件差和高原恶劣气候的不利影响,于2017年8月10日上午全线贯通了导流洞,为工程按计划截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坝肩边坡开挖及支护工程正在紧张有序地开展,台钻轰鸣,风镐呼啸,装载机上下挥臂,自卸车多拉快跑,多功能升降台车代替脚手架进行喷锚支护施工,坝肩边坡的雏形已隐约可见。在高涨的建设氛围中,我仿佛看见一座高达123米的沥青混凝土碾压坝耸立在黑河峡谷。日夜遥望着青藏高原的蓝天,渴望着西线之水润泽的西北,这永久梦幻将最先在高原北缘的黑河上实现。

  紧张有序的施工景象已使人震撼,而围绕施工大量艰辛、繁杂的工作更是令人感动。在移民征地的艰难困苦前,建设者们顽强敢当,高效务实;当环保风暴风起云涌时,建设者们因势利导,保驾护航;面临四面八方的责难苛求时,建设者们通过协调沟通,化解风险。

  但最难的还数EPC总承包,即按照合同约定,对可研、勘察、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竣工验收)等实行全过程的承包。工程总承包企业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造价全面负责。这种模式在我国尚处于摸索发展阶段,实施的过程中面临着重重挑战。当我看到EPC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斗志昂扬的工作激情,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拼搏苦干的工作精神,求实开拓的工作作风,我悬着的心落下了。

  谈笑风生的EPC项目部副经理董海钊曾担任过许多工程项目的设计总监,经历过各种错综复杂的局面,擅长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能笑面黄藏寺枢纽工程的重重困难;胸有成竹的项目设计总监郑会春,曾主持过沁河河口村水库等多个大型水利工程的设计和施工,经验十分丰富,是协调处理工程技术问题的专家,对解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的技术问题充满信心;坚毅温情的项目副经理宋智香,高原的缺氧寒冷消磨不住她的细致坚韧,艰苦的工作环境下,她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当她拿出小孙子的视频给我看时,流露出对生活的热爱和女性对家庭的温柔。

  傍晚,宋智香请我们在祁连县天境大剧院看了一场充满正能量的话剧《家事》。剧中的主人公一家献身高原的经历让人感动。当一家三代党员举手重温入党誓词时,我的心灵又一次被震撼,一天的所见所闻,引出我心中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祁连与巴颜喀拉是何等的相似,同在青藏高原,一样的地貌,相近的地质;一样的生态,相同的气候;一样的民族,相似的社会。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与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是何等的相同:不可替代的战略地位,发挥的作用与效益,水库的工程规模,工程面临的技术和社会问题……黄藏寺人与西线人有一样的风采:特别能吃苦的作风,特别能战斗的能量,特别能奉献的精神,特别能攻关的毅力。

  黄藏寺不就是西线的一个缩影吗,通过黄藏寺积累实战的经验,培养锻炼人才,一旦国家决定西线工程上马,我们将厉兵秣马再上巴颜喀拉山。从海拔2500米到3500米,从一坝到六坝,从短洞到长洞,把丰沛的长江之水调到干旱的黄河流域,实现造福子孙万代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