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古城烟云入梦来


张宗文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7日  来源:

  400余年前的松山草原,秋风依然是凛冽的。战争的烟尘才退去不远,芨芨草在秋风中愈发的坚韧,即使是明代的牛羊,也不屑去啃食几口。它们又穷又瘦,却只剩下坚韧的筋骨,就像河西同样瘦骨伶仃的边民一样,顽强地活给天地看。

  疲惫的达云将军驻马西望,败退的异族在茫茫祁连哪片草场歇马舐伤?又在哪座山岭虎视狼顾?因此,筑造一座坚固的城池是紧要的,只有紧扼住河西走廊的咽喉。想到此处,将军一定捋须长笑。

  筑城没有城砖,河西的黄土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是黄土缺少了筋骨,雨水一泡就成了稀泥,如何去抵挡敌人的金戈铁马?将军防御异族的新城,又岂能少了铮铮铁骨?

  将军的目光投向了和他的战士、边民一样瘦骨伶仃的芨芨草。

  将士们砍来云杉,割下成片的芨芨草,掺进黄土中夯筑。黄土有了筋骨,很快,一座巍峨的新城就在草原上矗立起来了。400余里的长城起来了,把新城环抱在其中。将军提刀四顾,从黑马圈河到乌鞘岭到古浪,好大一个战场!哪个敌人敢放马过来?

  400年后的新城已经成了古城,时间让曾经的人和事都做了古。我在泛黄的书页中去寻找关于这座古城的一个个同样发黄的名字:李汶、田乐、达云,以及敌对一方成吉思汗的子孙阿赤兔。想象着那些没有留下名字的人们的疼痛和饥冷,还有赢得战役后彻夜的把酒狂欢。

  400年后松山夏日的午后,草原的阳光还是和百年前一样毫不吝惜地倾泻而下,洒在移民新村整齐划一的红顶和灰顶的房子上,洒在千百年来依旧坚韧如骨的芨芨草上,洒在黑马圈河涓涓溪流上,洒在古城依旧巍峨的残垣断壁上。

  徜徉在古城中,荒草丛生,最多的还是芨芨草。细细寻觅,几块破碎的陶片遗落在时光里,再也无处找寻自己的主人。

  城内搭起来几座瞭望塔、蒙古包、稻草的房子,《新射雕英雄传》电视剧组在这里取了几个景,留下了这些道具,倒也和古城相映成趣。

  内城用来汲水的井,已经湮灭在时光里了,外城的井还在。探身于井口之上,隐约看见井底倒映出自己小小的影子。百年前古人汲水时,也曾经这样照过自己年轻的模样吧。

  抵抗不了高原阳光炙烤的一群绵羊顺着厚实斑驳的城墙根儿啃食着光阴。我抬手抚摸着破损的城墙,似乎触碰到了厚重却又虚无的历史。断垣中露出一截如手臂粗细的木椽,像古城断了的肋骨,我突然就疼了一下,狠吸一口气。而曾经同它们一起筑入城墙的芨芨草,早已和黄土化为一体,真正成为古城内在的骨头,再也分辨不出了。

  古城外,移民新村里汉、蒙、回、土等民族的人们生活在一起,经过了几百年,曾经的厮杀远去了,异族也成了同类。马鞭草紫茵茵地开着,刚从遥远的美洲安第斯山脉引进万亩藜麦正在拔节。河西的雪就要来了,到时候,这些五彩的藜麦,一定会把松山古城点缀得更加绚丽多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