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我的护渠岁月


董天成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1日  来源:

  1950年3月,不满15岁的我走上水利工作岗位,是当时水手班(沿用新中国成立前对水利职工的称呼)年龄最小的一个,每天跟随年龄大的水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事简单而枯燥的工作。

  那时候工作条件非常艰苦,不像现在这么好。我们没有相对固定的办公场所,哪段渠道容易发生决口,我们就在哪段搭建办公室。搭建的办公室也很简单,全部是就地取材,先选好一块纯黄土地(黄土黏性好),找来石拱子反复压实后,用平板铁锹挖成土坯,等土坯干透,将土坯搬来砌墙盖房,再用附近砍来的树枝搭成房顶,在屋里打上炕,这就是我们的办公室兼宿舍。说是房子,其实就是个窝棚,房子一般不太大,不到10平方米,高度不到2米,到了秋天,个头大的水手一不小心头碰到房顶,弄得满头灰尘和干树叶。房子每年还要加固维修,主要解决漏雨问题。一处办公室也就安排住2-3名水手。

汉延渠退水闸旧貌(资料图片)

  我们每天的主要任务是巡护渠堤,不像现在间隔4小时报一次水位,那时连水尺都没有,全凭眼睛看。晚上水大的时候提着马灯巡护,巡护回来没啥事干就睡觉。当时的工资不发现金,而是每人每月发几升黄米,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发工资,记得当时我每月工资是18元。1965年之后,我们有了固定的办公场所,不过还是土坯房,随着条件逐步改善,又有了电灯、电话、手电筒。

  青铜峡水利枢纽建成前,宁夏引黄灌区全部是无坝引水。每年春分时节,全县群众到西河口、唐徕渠口集中起来,等着在黄河直引水口打坝,我当时主要负责西河口打坝。那时候黄河水特别大,西河口足有3-4里宽,需要几万名群众一起来干活,用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用土埽将西河口堵住,等西河内水位降低后,开始清淤,维修渠道,施工全凭人背肩扛,大约需要1个月的时间。渠道维修主要是在冲刷严重的渠堤和险工段进行草土护坡,等清淤和维修结束后,再将先前堵在西河口的坝挖掉,然后进行1年的灌溉。从西河口引进来的水主要用于农业灌溉,多余的水由西河直接排入黄河。如果黄河水量小,不能满足灌溉需求,还要用事先卷好的埽在西河口迎水面做码头(使黄河宽度变窄,水位抬高)。每年冬季,我们还要组织民工到山里打(开采)石头,全部是人工劳动,3个多月也只能打上300多立方米石头,基本够卷埽和草土护坡维修用。

  在灌溉期间,如果遇到河堤决口,我们就带着民工进行抢险,如果决口不大,水深3-5米,直接用小一点的埽(3-5米长,1米多高)和土就可以堵住;如果水深10米左右,就必须用大埽(8-10米长,2米多高)才能堵住,几乎每年都发生较大险情。

今日汉延渠

  就这样,年复一年,这项工作直到青铜峡水利枢纽建成后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