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洛阳老城(一)


逯玉克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0日  来源:

  大凡被称为老城的地方,都会承载一段久远的岁月,沉淀着历史的沧桑。

  比如洛阳老城,就像一位重情念旧的故人,收藏着遥远的过去,以古旧、破败、废墟、修葺、重建,抑或方言、传说、故事等方式,留住了已然走远的岁月,留住了土地特有的古韵、内涵和灵魂。

老城人家 

  老城,是古都洛阳的一处风景。虽古旧,却不曾废弃,纵横交错的九街十八巷七十二胡同里,或挤挤挨挨或零零散散,满是老洛阳的烟火人家。

  顺着铺地的青石路,我们来到老城的十字大街。两边老宅大门前,高挑着喜庆灯笼和红底黄字杏黄边的幌子,成为冬日的一抹暖色。

  进了几家老宅,墙壁大多风化,有的已经开裂,镂空雕花的门窗漆色已旧,斑驳处露出木纹。房梁上落满灰尘,坍塌废弃的建筑上蛛网遍布,幽深的院落偶尔传来犬吠声。

  老宅里有槐树、枸树、皂角树、花椒树等。老树仿佛修禅悟道的高僧,静默着,沉思着。也有一些枯草样的藤蔓,在黑瓦灰墙的院落间攀爬附着,卷枯萎缩的叶子间,吊挂着橙红色的栝楼。

  街道纷乱的电线、门口停放的摩托、院落晾晒的衣服、屋内播放的电视、远处林立的高楼,给人一种古今交错、文白夹杂的别扭和忧虑。在这样一个溢满古旧气息的老城,现代元素杂乱无章地出现,其实是对历史、对文物的亵渎、嘲弄,甚或摧残。老城,被古旧的时光悄然风化着,也被现代文明无情侵蚀着。而老宅的主人,见惯了寻幽访古的游客,对我们的来访不喜不愠、不迎不送。他们一边从容回答我们的询问,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

  老城保留着许多明清或民国时的深宅大院,如:庄家大院、马家大院等。规模最大的要数鼎新街的武家大院,那是国民党15军中将军长武庭麟的住宅。

  这个武庭麟,是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残忍暴虐杀人成性却又附庸风雅,曾参加过北伐、忻口会战等多次战役。1944年,日军以5万兵力进攻国民政府行都洛阳,他率1.8万人孤军奋战,坚守21天,以仅余2千人的代价,打死打伤日军2万人。1947年11月,他被陈(赓)谢(富治)兵团俘虏。4年后,这位戎马倥偬的暴戾将军被处决。

  如今,武家大院里住有外姓人,让人陡生“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苍凉。流传至今的故事传说,成为老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也有几处没人居住的空宅,干枯如柴的树枝上疏落挂着一些干瘪灰暗的石榴,墙角的荒草诉说着伤感。老式大门上,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着经年的寂寞。

  洛阳老城,不像平遥古城。平遥古城官衙民居鳞次栉比,保存完好。但洛阳老城有着自己的风采,在这里,隐约可以看到当年人家的影子。想到此,我的心中忽然爬满了思绪的藤蔓。现今住在这老街小巷的居民,他们的先祖是谁?来自哪里?是否还有商代的遗民?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有多少人和鲜卑族通婚?永嘉之乱、五胡乱华等战乱频仍中,有多少人流离南迁?明代前期,又有多少人从山西洪洞县迁来?

  汉民族有着根深蒂固的故乡观念。然而,许多事却像石碑上的字迹一样,难以辨认和厘清。

  一茬一茬的人故去了,一批一批的人迁徙了,而河洛文化却在这片土地和这些人身上生生不息地传承着。至今,海内外那些自称“河洛郎”的客家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浓浓的思乡情结。

  那些包含着丰富历史人文信息的珍贵遗存,往往在陵谷变迁中消亡殆尽。方圆5平方千米的洛阳老城,居然能在烽火连天的乱世中幸存下来,居然能在盛世的诱惑中心如止水,真是幸运!

  一城巷陌一城人,一城往事如烟云。这些留存着老洛阳记忆的街巷、人家、寺庙、古木、小吃、方言、民俗、传说等,让人无限感慨。千年帝都的一些悠悠过往,其实就悄悄隐在老城沧桑古朴的幽深小巷里,藏在老城人平淡庸常的尘世烟火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