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又见花开满院


纪红云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1日  来源:

  清明时节回老家,已是多年的惯例。

  回老家自然要去看看那荒芜的院子,破落的老屋,每看一次都要经受一次心灵的撞击。温暖的童年记忆与眼前荒废的院落,远去的亲人与空、凉的破落房屋,当年的花开满院与现在的杂草丛生……外与内、冷与暖、现实与记忆,一座装满一家人来时时光的院落,就这么在千里之外让人牵肠挂肚,等走近了,又顿生剥离之感,让人的复杂情感不停地交织着……

  然而今年一脚踏进院子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大惊喜。满地的蒲公英花欢快地开放着,像一个个散发着光芒的小太阳,照亮了整个院子,边边角角都跟着温暖起来。

  记忆的闸门打开,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

  自我记事起,院子里南墙边的三棵大槐树就有大人们一搂多粗了,笔直的树干直冲云霄。春天里,新鲜的树叶悄悄地发芽、生长,到入夏时,树与树之间的枝叶早已连接在一起,整个院子就被遮挡起来,逼迫着耀眼的阳光不得不扒开层层叶片,从缝隙钻进来。渐渐地,槐米花儿开放,院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看不见的鸟儿响着清脆的歌声,风儿轻轻吹过,黄蕊白瓣的花儿从天上洒下,地上舞动着隐隐约约的光斑。爱干净的奶奶,总是在收拾完家务后,拿一把扫帚,踱着小脚,轻轻地打扫着地上的落花,往往是前面的还没扫净,身后地上又会铺满一层,奶奶转过身时,我们哈哈大笑起来,奶奶也跟着我们笑开了心。

  院子的东边有一棵枣树,据说是奶奶出嫁时从娘家移植来的菱枣树,每年结的枣子不多,但个个又大又甜。北边的屋子旁边有棵梧桐树,相对于槐树它显得粗粗矮矮,但庞大的枝叶也足以罩得住整个房顶了。梧桐花比槐米花开得早些,也浓香得多,但不如槐米花开得精细。只要落到地上,奶奶都会打扫起来,堆成堆儿,偎到树根周围。

  院子西边,正对大门的地方,有一簇月季花,红艳艳的,来串门的亲戚客人,总要驻足观赏,称赞一番,这也是让爷爷最得意的事儿。但与我们小孩子们的想法不同,我们中意的是月季花旁边的那几棵指甲花。盛夏的傍晚,晚饭后,我们把一个个小灯笼似的花儿摘下来,捣碎,涂在指甲盖上,再揪几片院墙上的豆角叶,紧紧地包裹在指甲外边,等第二天早上兴奋地拆开,比一比看谁的指甲染得最红。

  人在年少时,总停不下追足的步伐,但最终发现,追赶得越多,失去得也越多,等到回身捡拾时,所有的一切都被时光无情的摧毁,徒留记忆勉强取暖。

  眼前这一地的黄花,应该是当年满院花开的隔空投射,或者是逝去的亲人们在另一个国度里修行圆满后对我们的回望,又或是时光老人对我们的怜悯。总之,总之,它们温暖了我,我不忍心踩,不舍得摘,期待明年再与它们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