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我的母亲


王灵芝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1日  来源:

  返乡相聚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车子缓缓发动,车窗外母亲拄拐送别我的身影越来越小,我怀抱着不足十个月的女儿,任凭车子渐渐驶离山村,不忍再回眸,各种滋味在心间翻滚着。

  回想去年,在外地做生意的母亲从出租屋顶摔落,全身多处骨折,差点离开我们。如今,术后的她虽还没恢复利索,只能拄着拐杖慢慢挪步,生活却差不多可以自理了,她那术前被我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也终于长齐。想到这,我的心里才温暖一些。

  年轻时母亲很爱美,她虽为了爱情从城镇嫁到了山村,却改不了爱穿旗袍、高跟鞋习惯,加上讲究精致的发型、妆容,与别的山里女子不太一样,显得些许“离经叛道”。母亲高中文化,据说当初以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只因家庭贫困,未再复读,人生从此改写。母亲身上有些许文艺气质,她爱听歌、唱歌,虽生活在并不富裕的家庭,却有自己的播放机,那首《涛声依旧》至今是我儿时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优美旋律。

  母亲爱好写作,她常告诉我,写文章一定要有真情实感。为了提高我们的兄妹写作水平,她经常亲自上阵指导。记忆中那个盛夏的午后,母亲给我们兄妹三人布置了同一篇写景习作,要求我们将桌椅搬到房门边,面向屋外荷塘而坐,以荷塘景色为题,同时观察、创作,不必写得多优美,但一定要用心。早已忘记当初写了什么,但那个宁静的午后、那片片墨绿的荷叶和阵阵荷花香,却都成了我最美妙的回忆。

  山村生活贫苦,我的父亲薪资微薄。为了改善现状,母亲去家乡城镇做过很多小生意。儿时的记忆中,烈日下,母亲在进货路途中,一手牵着我,一手拉着弟弟,身上背着与她身形极不相称的巨大编织袋,艰难前行着。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大抵如此吧。2000年,为了供养我们兄妹三人读书、生活,母亲背井离乡,来到平顶山宝丰县,开始做起茶叶买卖,农忙时回来干活,闲了便又重返宝丰。一个人做生意不容易,何况一个女人。进货时,她不足一米六的小身躯,却不得不将一二百斤的茶叶拖上拖下。为了多赚点,她经常要挑着茶叶去很远的地方给客户送,有时候赶不上回城的公交,只能步行很远很远。难以想象多少个披星戴月的日子,那些重担是怎样压红她的双肩、那些长路怎样磨破她的双足。

  那时的我已住校,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倒也没觉得多么难熬。可是每当听说母亲要从外地回来,还是抑制不住地激动。有时赶上学校没放假的日子,母亲一早便将饭菜做熟,缺少交通工具,宁愿走上十几里山路,也会赶在我放学的间隙将还热着的饭菜带给我。那喷香的排骨米饭,至今让我回味无穷。

  常言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的女儿如今已快十个月了,陪她走过的每一天,我都深感不易,也更能体会养育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的艰难。这么多年过去了,眼瞅着我们兄妹三人相继长大、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母亲终于不用再奔波了,却没想到祸从天降。还好,命运开的玩笑不会打垮母亲,她是坚强的女人,在与病痛抗争中逐渐恢复起来。母亲说,她现在最开心的事就是养好身体,等我们带着孩子回家看看。

  离别的车子渐行渐远,当它驶至村旁那条清澈的河流,记忆深处那些场景不自觉地翻涌。夕阳下,小小的我坐在河边,一边玩着沙子,一边看母亲洗衣服。清凉的河水边,那苍翠平滑的青石板上,母亲蹲着身子,轻快地摆动着一件件漾着水波的衣服。空际中,河面上她年轻的身影很快模糊起来,阵阵“梆梆梆、梆梆梆”声,此起彼伏,清远悠扬,像一串串美妙的音符,散落在河面上,慢慢飘向远方,也飘进我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