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看见草原上你自己的模样——读仁谦才华《大野奔跑》


刘梅花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9日  来源:

  诗歌集《大野奔跑》是仁谦才华的第三本倾心之作。这本集子读得很慢,好几个月才读完,对诗歌,我有敬慕感,不敢匆匆忙忙在纸页上跑过去。我怕,错过了文字背后的花开草盛。

  仁谦才华的诗歌有他自己独特的草原情结,文字有一种草原气息。草原是什么气息呢?大概,是一种悠闲虔诚。说不清,但读他诗歌的时候,觉得就有这种氛围在字里行间袅绕。他自小在牛背上长大,对草原有深入肺腑的情感。他对草原上万物的描摹,不动声色却又独具魅力,细腻,精准,朴实明快。尤其动词的出现,弹跳力非常强,准确地传达了个人的生命体验和情感体验。

  他在《黑马圈:一条河绵延草尖》中写道:一顶帐篷挂在犬吠上/静得广远勾下头颅/水草高过天空/它绵延的河流,山川,雪线/或者一个牧人回家的夜/被泪水沦陷/背向一头牦牛/就怎么也靠不近/就像原乡回眸依稀的我/草原走动的身影/盖住一圈滩寂寞/一根草摸我/像身体中央有什么走过。这样的文字,干净清冽,像清风徐徐走过牧草尖,草波起伏,松树的清香幽微而至。

  有一句话说是用文字打败时间。仁谦才华的文字打败的不是时间,他用文字,打败了世俗。红尘之嚣,俗世之浊,在他的诗歌面前,败得一塌糊涂。我一直觉得,仁谦才华披着他诗歌的战袍,所向披靡,劈开一条青石板小路,摧枯拉朽,达到他自己风清月明的精神世界,或者说,心灵世界。

  他的诗歌,自信,安静,坚实,带着呼啸的草原之风,把读者带进唯美的诗歌境地,显示了他对语言轻车路熟的驾驭能力。他在纸上踱步,信马由缰,牵出一个个风晨雨夕的旧时光,拈来一个个花蕾半绽的温暖时分。

  仁谦才华诗歌的魅力,在于他收放自如的洒脱劲儿,在于他塑出日常生活里的体谅与情意。他的诗歌语境通透简洁,不仅仅有草原雪山,不仅仅有月光掉在草尖上的一声惊讶,更多的是生活真味,有布衣暖,有菜根香,有清茶逸。

  实际上,他是个非常包容的人,对万事万物的包容,对人情世故的包容。因此,他的诗歌里有一种辽远的意境。那种远意,像初冬草原的雪意,像叶子都黄了时叶脉的绿意。

  创作最好的状态,不是在烦琐里奔波,不是在劳碌里打捞诗意,也不是食不果腹等着一单稿费度日。最好的状态,是有点闲,有点钱,有点趣味。我认识仁谦才华十几年了,他确实是能把日子过成诗歌的人。他唱歌,写诗,读书,回到他的纳央大草原,回到他的旦玛村庄,独自在寂静里思考。他的每首诗歌,可以看作是他在风清月朗的时光里的一声长啸。这长啸,有孤独,有寂静,有思考,有豁达——是世俗生活里发出的心灵之音,亦是草原的遗传密码。

  看一个人的文字,就能看到最本质的东西——智慧。仁谦才华的诗歌,一如他做人,率真,单纯,自在,有悲悯心。他在《松山:艳遇马鞭草》中写道:鞭起鞭落的时空里/淌着乳白,金黄和/海浪般涌过来又一层层褪去的/大片紫色/马蹄远去月光淹没/帐篷的日子/定居的牧舍和它的内容/是添满灯盏的燃油/大风,挑亮灯捻子/于牧人嘉错的梦里/一亮一亮的/像牧鞭抽打草原的/静谧与狂躁。

  写作的人,都是为了取悦自己的心灵,让自己的神志清醒着,不随俗世奔逐。大千世界,草长莺飞,诗人享受的,是创作时候心灵的自由飞扬。诗歌之美,就是须臾之间的美。诗人捕捉的,就是刹那之间。这种简约之美,悠然心会,难以条理清晰地罗列出来。倘若能罗列的,就不算诗歌,是说明书。仁谦才华的对事物的观察有敏锐的洞察力,善于擒获时间流逝里那些猝然到来的瞬间之美,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他的文字质感很强,带着一点粗麻的韧劲。有些诗歌的好,好在文字妙曼,像真丝的那种柔顺,读来心肺舒畅。仁谦才华的诗歌,像一匹棉麻土布,疏密得当,色泽古旧,天然简约。这样的棉麻土布,是适合做袍子的,宽松,闲适。所以他的诗歌有一种简单通透的感觉,他把自己的生命体验,通过文字这种媒介,轻松传达到读者心里,让人不得不佩服。

  他一直保持着对草原的凝视,凝视草原上万物持续生长的力量,凝视草原上自己的模样。他的创作,是把广袤的草原转化为文字,让草原以立体的形式彰显。这个立体的草原,有他独有的生命体验,有他蚀骨的游牧情怀,也有牧人广阔的胸怀和情意的光芒。他把草原的筋脉气血,把草原雪山的敬畏,都融入文字。他的诗歌里抒情的部分,能恰好地收敛和拿捏,很精致,像宋人的山水画,瘦削而漂亮,略略一抹淡蓝。他的诗歌语境和心境都契合得相当自然,悠然清淡,质感灵动。

  他在《羊的一颗泪》里写道:一只羊/在深冬雪地瑟缩/像一团时间揉皱的纸/它撕了根青草/努力错着牙巴/眼睛向上翻了一下,又一下/雪地的草/一根根站起来/疯长,扩延,翻滚出大片绿/掩身摇曳的小溪/粗一声细一声喘着气/身后是羊的族群——/叫喊,角逐,撒欢,交配,繁殖……/羊,往绿深处跟了跟脖子/一颗泪挤出眼角,在面颊顿了顿/猛一下砸在雪上/大地洞穴:一线寒光跟了进去/羊嘴里,横着几根没嚼断的青草。

  读这样的诗歌,精致内敛,走笔娴熟,意蕴悠长,是沉淀了许久的发力。他的诗歌,写得很从容。淡淡的,像一个牧人在清晨,赶着一群羊出圈。他赶着一拨诗歌走出他的黑牛毛帐篷,抬头闻见风里青草的香味。确切地说,他是一个非常幸福的诗人。

  他说:“倘若创作的过程是痛苦的,我宁愿一个字都不写。”事实上,他的创作相当惬意,甚至悠闲。我去编辑部,推门,先是看见高高的几摞书,然后看见仁谦才华躲在书后面,吃烟,喝茶,喀喀喀敲字。有时候我也给他刚写的新诗提提意见,反复敲定一个字。有时候,推门,看见他像老僧一样静坐,翻着书——这是一种简练美好的静,在文字里度过朴素时光。他的静坐,是心静,是意静,是万籁俱静。他的沉静,删繁就简,悲天悯人。还是那句话,喧嚣不如读书。

  创作是一辈子的事情,仁谦才华的诗歌,需要跳出现在的自己,需要重新凝视草原上的自己。写作是生命的过程,笔下是生活的状态,创新是每一个写作者需要面对的问题。他是个行吟者,且走且吟,一定会遇见更好的诗歌,更韧性质感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