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文学天地>文学原创


寻梦·牡丹亭


李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3日  来源:

  但凡歌颂爱情的篇章,无外“花前月下”与“暮霭沉沉”两大意境。前者取寓凡尘俗世,颇有“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自然与随性,后者寄情宇宙沧桑,饱含“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怀恋与悲壮。

  其实,“鸳鸯被里成双夜”也好,“日日思君不见君”也罢,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早已习惯于在两大意境之间往来穿梭、走马观花──似乎这世间所有爱情的画面,除了“逢郎欲语低头笑”的一颦一簇,便剩下“为伊消得人憔悴”的一朝一夕了。

  《游园惊梦》是个例外。

  曲中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好一派后园游春引人入胜的凄美景像,好一位高墙之内渴望爱情的绝世女子,杜丽娘被汤显祖注入了封建时代女子对爱情所有的幻想和渴望,化作了牡丹亭上亦真亦幻却传颂千古的南柯一梦。

  在梦里,柳梦梅与她吟情愫之诗、成云雨之欢,弃封建礼教于九霄云外。但梦醒时分,床畔后园却无心上人半分影踪。她像是失去了平生最真切的爱意,相思成疾,一病不起,直至郁郁而终。

  故事的结局,杜丽娘感动了地府判官,为寻现实之中进京赶考的柳梦梅而重返人间,结果“由梦而死、因情而生”的她与有情之人终成眷属,成就了跨越生死、连接阴阳的爱情绝恋。

  转念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同样受制于封建牢笼与理学枷锁,同样充斥着反抗挣脱与自我救赎,在两人于忘情坡双双化蝶、结对而飞的瞬间,我才发现,故事的核心却是现实世界万松书院的倾城一见。假若辞家赴学的“落拓公子”与女扮男装的“千金小姐”没有同处一地,又何来这极致演绎的爱情佳话呢?

  柳梦梅来自哪里?他凭空出现在杜丽娘的梦境,这种设计折射出汤显祖谱写此曲的真正用意──哪怕深深的院墙锁住了凡尘女子的目光与脚步,仍有永不会被埋没的人性光辉在为她呵护爱情的理想,仍有梦中的牡丹亭在为她守望自由的方向。“行来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云。夫婿坐黄堂,娇娃立绣窗。怪她裙钗上,花鸟绣双双……”有人说,梦皆源自人的隐藏愿望,而最刻骨铭心的那部分,会在潜意识的支配下于梦境之中得以实现。因此,这“惊梦”的刻意安排,乍看是命运的机缘巧合,又岂非万千女性对个性解放与内心真爱的坚强呼唤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汤显祖用笔下的鬼神成全了杜丽娘的寻梦之旅,而新时代女性若想在瞬息万变的社会潮流中拥抱属于自己的理想,不妨审视自身于初心是否依旧“情深”,不妨思量未来规划中有无一座寄托人世情感的“牡丹亭”。在坚持与执着中心无旁骛,而后致远,也许你最想寻到的“柳梦梅”,就在亭前等你。

  《游园惊梦》的现实意义,大抵是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