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文化>艺术博览


台北故宫博物院展示“巨幅”书画《黄河万里图》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6日    责任编辑:裴亮

  日前,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了一项画展,对于各类珍品汇聚的台北故宫博物院来说,本来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令人惊讶的是,展览仅仅展出了两幅作品。此次“名山大川——巨幅名画展”作为将陈列近三个月的展览,只是展出了张大千的《庐山图》和吕佛庭《黄河万里图》的两件作品。

  为何只有两幅画?其实展览名字就告诉我们了——“巨幅”,张大千《庐山图》长约10米,吕佛庭《黄河万里图》更是令人惊叹,长逾51米!

张大千十米巨幅《庐山图》

  晚年心血力作《庐山图》

  张大千《庐山图》,178.5×994.6厘米,由张大千家族捐赠,是他毕生尺幅最大的作品,也是晚年最精彩的力作。此图汇集了大千毕生绘艺精粹,有扎实的笔墨涵养和泼彩大写意的融合。结构方面则展现了画家宏伟的凝聚力,使画面呈现慑人的震撼效果。

  傅申教授曾评论说,画中具体的形象大抵表现在山石、林木、屋宇,而重山密林则是彩墨一片,混沌交融以扩大画幅空间。使画面中笔法的“实”与墨彩浑然的“虚”交叠互用,实中带虚,繁密而不闭塞,神完气足,一如石涛(1642—1707)所言:“或真或幻,皆是我笔头灵气。”

  张大千此生最后的巨制《庐山图》,是大千毕生最大的山水画,也是他台湾时期尺幅最大也最重要的作品。而且大千先生每一幅大山水的制作背后,几乎都有特殊的动机,《庐山图》也不例外,台湾作家黄天才在《张大千庐山图的制作经纬》一文中有翔实生动的记载。此画是应日本一位著名侨领李海天之请,为他的旅馆大厅墙面特地绘制的巨作。

  由于李氏为北方人,大千本想画万里长城,但以有山无水,天然风光无甚可观而作罢。最后宣布他要画江西省北部的名山“庐山”。然而大千虽然游迹遍及中国,庐山却是从未亲履之地。

  张大千作此画时,身体状况很差,常住医院治疗,时画时辍,而且由于画面太大,还得整个人被抬上画桌趴着画,极为吃力。甚至有时心脏不适,吃药休息后,仍继续搏命作画。后来由于台北历史博物馆要求要将此画及其近作联合展出,于是大千先生作了最后一次赶工,只题了两首诗而没有署款。台北历史博物馆展毕归还之后,大千原拟在身体状况许可下,作进一步的润色修饰。可惜他进了医院,于4月2日去世,终究没能完成和落款。

吕佛庭逾51米长卷《黄河万里图》(局部)

吕佛庭逾51米长卷《黄河万里图》(局部)

  蔚为大观《黄河万里图》

  民国吕佛庭《黄河万里图》,66.7×5106.7厘米,为吕佛庭遗赠。全长逾51米,通幅以凝敛细腻的用笔,与古朴典雅的设色,详细描绘黄河绵延四千六百余公里的壮阔景致,前后共费时两年四个月始成(1983—1985),时已七十五岁。

  吕佛庭,名天赐,字佛庭,号半僧,以字行世。清宣统三年(1911)生于泌阳县双庙街乡夭庄村。泌阳县立农村师范学校毕业后,短期担任泌阳县教育局科员。因其酷爱绘画,于1931年考入北平美专受业三载。曾就学于许翔阶、秦仲文、齐白石等名师门下。抗战时期,与焦元甫等人组织抗敌后援会,积极发动募捐,并以身作则,将画作捐出义卖,尽捐妻儿首饰。还踊跃参加“怒吼”话剧团在泌阳县各地演出,宣传抗日。后曾应聘为河南省民政厅秘书,旋辞职。先后在源潭中学、唐西中学、南阳师范教书。1948后,曾在台东师范、台中师范、师专、师大美术系和台湾艺专美术科等校教书,后为教授。

  吕佛庭术学兼治,画、书、琴、诗皆精。其绘画为达师法自然的境界,早年广游祖国名山大川。1983年5月,吕佛庭开始制作《黄河万里图》,至1985年9月完成,为时两年零四个月。此幅长卷,是用绢料画成,阔二尺五寸,长二百一十尺,这是一幅不朽的巨作。

  因《黄河万里图》尺寸过为巨大,本报无法清晰完整地展示其全貌,故以局部飨读者,望能同感山河之壮丽。(朱匡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