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网站地图投稿信箱

黄河记事

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一览>黄河记事>民国时期


民国23年(1934年)

  成立泾惠渠管理局

  民国23(1934)11,经陕西省政府批准,渭北水利工程处改组为泾惠渠管理局,任命孙绍宗为局长,刘钟瑞为主任工程师,管理局驻泾阳县。

  《黄河水利月刊》创刊

  民国23(1934)1月,由黄河水利委员会编辑出版的《黄河水利月刊》在开封创刊。该刊至民国25年底停刊。共出36期。

  李仪祉制定《治理黄河工作纲要》

  民国23(1934)1月,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李仪祉制定出《治理黄河工作纲要》,提出了以现代水利科学方法治理黄河的工作要点。

  杨虎城视察黄河潼关险工

  民国23(1934)1月,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由省水利局总工程师孙绍宗等陪同,巡视汉南及宝鸡以上导渭工程情况,察看黄河潼关险工的防御措施,往返20余日。

  秦厂水文站设置无线电台

  民国23(1934)黄河水利委员会获得黄河水灾救济委员会调拨无线电机两台,能收发250300公里以内的电信。一台设于秦厂水文站;一台设于开封黄河水利委员会。从220日起秦厂水文站逐日向开封报告水位、流量。此为黄河专设无线电台之始。

  洛惠渠龙首坝正式开工

  民国23(1934)325,洛惠渠龙首坝正式开工。4月,全国经济委员会常务委员宋子文到陕视察时,应允由中央拨款兴修洛惠渠,至民国24(1935)10月大坝竣工。

  青海省拟定开发黄河水利计划

  民国23(1934)4月,青海省政府拟定开发省内水利计划。将全省分为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环湖(青海湖)流域和柴达木河流域四区,拟定计划整理建设,并决定先从黄河流域兴工,其余逐步推进。

  塔德两次勘测汾河

  民国23(1934)华洋义赈会美籍总工程师塔德上年曾至山西查勘汾河,建议在上游修建兰村峡、罗家曲、下静游三座拦河坝蓄洪、灌溉、发电。后经曹瑞芝会同汾河上游水利工程处总工程师谷口三郎(日本人)及山西建设厅的技术人员复查兰村峡坝址,认为建议合理,遂拟定实施计划大纲。本年4月,塔德再次至汾河测量并查勘黄河,拟具汾河上中下游及晋祠三泉修建蓄水库,浚直太原汾河及整理通利、襄陵、绛州、河津灌区和文峪河计划。

  首次用土钻钻探坝基

  民国23(1934)713,黄河水利委员会咨请陕西省拨凿井工人6名,派技士郑士彦率领赴眉县钻探渭河拦河坝基。每日可钻土深510米,遇卵石即无法再钻,最深钻至6.7,共钻17穴。此为黄河上使用土钻钻探坝基土质之始。

  山东六县人民申请将民埝收归官守

  民国23(1934)720,山东濮县、鄄城、范县、寿张、郓城、阳谷六县各派代表联名申请将民埝改归官修官守。经黄河水利委员会转报行政院,行政院秘书长批交山东省政府、黄河水利委员会和黄河水灾救济委员会后,再无下文,直至花园口决口,山东艾山以上两岸民埝始终未改为官修官守。

  黄河流域进行精密水准测量

  民国23(1934)7月,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精密水准测量队,开始进行精密水准测量。至民国37年连续完成从青岛至兰州的精密水准测量2586公里

  泾洛工程局成立

  民国23(1934)71,全国经济委员会应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和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的请求,在大荔设立泾洛工程局,办理泾惠渠未完工程及洛惠渠全部工程。从此,洛惠渠的隧洞及总干渠工程相继开工。

  钻探渭河拦河坝基

  民国23(1934)713,黄河水利委员会咨请陕西省派钻井工人6名,由技士郑士彦率领赴眉县钻探渭惠渠拦河坝基。

  黄河流域测定八处天文经纬度

  民国23(1934)710月,黄河水利委员会委托国民政府北平研究院代测西安、潼关、郑州黄河铁桥、开封、泺口、利津、周桥、凤翔八处天文经纬度。

  长垣太行堤决口四处

  民国23(1934)8月上旬,贯台附近滩区出现串沟过水,逐渐扩大直趋长垣太行堤堤脚,11日在九股路、东了墙、香李张、步寨上年填筑的旧口门处又决口四处。经黄河水利委员会工务处分析决口原因是:(1)旧口门填筑土质多沙,堤基不巩固,未做护沿工程;(2)串沟引溜淘刷堤基;(3)未备工料,临时抢护不及。决口溃水仍沿上年流路经陶城铺回归原河道。9月开始从贯台串沟口进行堵筑,称为“贯台堵口工程”。

  首次进行悬移质泥沙颗粒分析

  民国23(1934)811日下午3,于开封黑岗口黄河水位最高时采取水样,由黄河水利委员会送请华北水利委员会代为进行泥沙颗粒分析,至11月,将此水样的泥沙颗粒组合分析完毕,并绘制成图表。此为黄河上首次进行悬移质泥沙颗粒分析。

  孙庆泽被撤职查办

  民国23(1934)黄河水灾救济委员会委员长孔祥熙,以河北省黄河河务局局长孙庆泽办理河务不力,致黄河决口,电请行政院查办。行政院即电饬河北省政府于820将孙庆泽撤职查办。遗缺由滑德铭接任。

  绥远临河县黄河决口

  民国23(1934)8月,黄河水大涨,磴口实测最大流量为2500立方米每秒,致使北岸黄河泛滥,沿河10多条渠道均被淹没,房倒屋塌,交通中断。93,绥远临河县黄河决口,县城被水围困;同时,永济渠也溃决30余丈,水势浩大,庐舍牲畜漂没无算。五原由丰济渠口至沙河渠口15公里多河岸普遍串决。包头黄河漫溢10多万亩,有19个乡300余村庄泡在水中。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派员携款驰往急赈,并电令临河驻军竭力抢护。

  李仪祉视察黄河上游

  民国23(1934)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李仪祉,于926在兰州视察黄河铁桥上下河段、水车灌溉及水文站后,乘飞机至宁夏,27日至30日视察汉延、唐徕、秦、汉等渠口及青铜峡古城湾。102乘舟下行,历石嘴山、磴口、三盛公,沿途视察河道,4日到临河,视察河套引黄灌溉。视察后写出《黄河上游视察报告》。

  河口改道

  民国23(1934)9月,河口河段自利津鱼洼以下决口,水分三股,由神仙沟、甜水沟、宋春荣沟三股入海,直到19537月才改由北股神仙沟入海。

  山东河务局局长获奖

  民国23(1934)9月,行政院训令:以山东河务局局长张连甲任职三年均因抢险得力得庆安澜,长垣决口后溃水流入山东境,北金堤俱成临河险工,该局长风雨无间,日夜在工抢险并筑子埝,力遏洪流,使华北不致陆沉。经呈奉国民政府指令准予题颁“绩著安澜”匾额一方,以示嘉奖。

  邵鸿基弹劾孔祥榕

  民国23(1934)9月,国民政府特派监察委员邵鸿基监察黄河河工。邵查访后认为,长垣决口是由于上年孔祥榕筑堤不坚及孙庆泽防守不力所致,两次上书弹劾孔祥榕虚靡国帑延误工赈。后监察院又派监察委员周利生、高友堂至工地调查,也认为孔祥榕筑堤草率难辞其咎。最后孔祥榕不但未受任何惩戒,反于次年2月升为黄河水利委员会副委员长。

  河套灌区渠道测量完成

  民国23(1934)10月,绥远建设厅聘请以冯鹤鸣为首的测量队对河套灌区渠道进行测量,本月完成。主要是用现代科学测量仪器第一次全面测量渠道的纵横断面,并计算出需清淤的土方数量,绘制图表,最后写出《绥远河套干渠暨乌加河退水图表计划书》。

  李仪祉写出《黄河水文之研究》

  民国23(1934)12月,黄河水利委员会委员长李仪祉写出《黄河水文之研究》。这是最早有关黄河水文研究的重要科学论著。

  黄河流域增设水文站

  民国23(1934)黄河水利委员会按照委员长李仪祉所作的黄河流域水文站网规划,自民国22年汛后至23年汛前先后在黄河干流增设兰州、包头、龙门、潼关、秦厂、高村、陶城铺、利津水文站8处;在支流增设太寅、咸阳(渭河)、河津(汾河)、木栾店(沁河)、黑石关(洛河)水文站5处。另外,还在干流增设孟津、英峪村、黑岗口、东坝头、南小堤水位站5处。至此,黄河流域水文站网初具规模,入汛后,各水文站可一日数次电报水情至开封,对黄河防汛起到显著的作用。

  《黄河志》编纂会正式成立

  民国23(1934)夏,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传贤发起编纂《黄河志》。编纂会组成人员为:会长戴传贤,副会长朱家骅、王应榆;干事辛树帜、李贻燕、陈可忠;编纂胡焕庸、侯德封、张含英、张其昀、寿振黄、郑鹤声、刘士林。拟定全志共7篇:气象、地质、水文与工程、人文与地理、文献、动物、植物。

  利津两处决口

  民国23(1934)伏汛间,利津北岸李家呈子与郭家屋子之间前堵口合龙处决口。南岸寿光围子亦于1018因河口漫溢溃决。

  山东专用电话全部畅通

  民国23(1934)山东沿河专用电话线路经修复、架设,至12月共长865.6公里(南岸自菏泽双合岭至海口王家院长450.7公里;北岸自范县至利津王庄长414.9公里),并架设陶城铺、泺口、道旭三处过河线路,另借用山东建设厅长途电话管理处道旭过河电话线。至此,山东沿河专用电话线路全线畅通。

  甘、宁两省兴办水利工程

  民国23(1934)根据全国经济委员会水利处的计划,全国经济委员会拨水利经费70万元,分配给甘肃50万元、宁夏20万元兴修第一期水利工程。甘肃修民生渠、永丰渠、达家川渠、红古城渠;宁夏修云亭渠。

  黑岗口敷设河底电缆

  民国23(1934)开封黑岗口敷设河底电缆,连通两岸电讯,经试验灵便无阻。

  宁夏云亭渠开工

  民国23(1934)宁夏永宁县境的云亭渠开工兴建,渠长75公里,灌溉面积20万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