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信箱
网站地图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主站首页

政务之窗
走进黄委规划计划政务信息政策法规水政信息人事信息公告公报
新闻资讯
黄河要闻局院信息基层动态水事纵览媒体关注热点专题网上展厅黄河时评纪实特写
在线服务
办事指南表格下载行政许可在线申报水情水质引黄供水实用工具
互动平台
政务咨询投诉举报黄河访谈民意征集建议评论邮箱电话解疑释惑
黄河文化
文化传真文学天地艺术博览大河胜迹历史走廊民风民俗文体协会
黄河一览
黄河概况流域地图枢纽工程黄河记事黄河问答引黄灌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黄河黑河调水生态行 > 正文

故道“新闻”

本站记者 杨雪

  刁口河,黄河1964~1976年的入海流路。1976年后,随着黄河改道清水沟流路,刁口河逐渐成为黄河留在大地上的一道枯黄印记,随之呈现的是海水侵袭造就的大面积盐碱化土地、失去淡水滋养而退化的植被,生态环境报警!

  2010年起,黄河三角洲生态调水暨刁口河流路恢复过水试验工程启动,7年多来刁口河流路6次全线过水,沿线及尾闾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逐步得到改善。

百鸟争鸣    高冬柏 摄

刁口河尾闾滩涂    杨雪 摄

  9月21日,东营市利津县陈庄镇,想就刁口河过流后生态改善情况进行采访的记者在刁口河东岸遇到了几名路人。从穿衣打扮看,记者判断他们是当地的乡镇干部,然而简单交流后,出乎意料的是除一人判断准确外,其他两人均是不折不扣的当地农民。

  随后的采访顺畅而又充满“意外”。

  杨士健,典型的山东大汉,也是最像村干部的一位,思路清晰而健谈。与传统农民只种植自有的几亩土地不同,杨士健作为庆丰家庭农场的主人,是如今现代化农业背景下的种植大户,2000亩水稻田在他与合伙人的精心管理下,已收割在即、庆丰在望。“现在水稻亩产是1200斤左右,每斤去年卖到1块3到1块5,今年行情还要再好些。”谈到经济效益,坦率而豪爽的杨士健毫不掩饰自豪与喜悦。喜人的经济效益背后是现代化农业带来的生产力提高与劳动力解放,而更重要的则是黄河输送来的淡水资源。

采访种植大户杨士健    欧阳新华 摄

  “黄河改道后,这里逐渐就变成了盐碱地的天下,能耕种的土地都是分散的,连不成片,一小块一小块,因为没有水,只能靠天吃饭。”杨士健是土生土长的利津人,也是刁口河兴与衰的见证者。“只靠天下雨,没有地下水么?”内陆长大的记者哪里知道海边的“规则”。“有啊,不用深,打2米就能出水,可出来的是咸水啊,庄稼不‘喝’啊。”杨士健无奈地笑着说,“盐碱地没法种,那时候就是有人有心有技术也不行,土地流转费低到三四十块钱1亩都没人要,就是再便宜,流转过来没法种,有什么用?”农民对于土地的热爱在土地遭受冷遇时,显得尤为心酸与无奈。

  “淡水一压就是好地!”2010年,刁口河时隔34年再次迎来黄河水后,杨士健看到了希望与机遇,“相对于小麦、玉米、棉花等作物,水稻是比较适合在这种有点盐碱的地上种的。通过种植水稻,还能改良土壤。土好了,不光粮食能长了,其他植物也能长了。”在黄河水的浸润下,昔日三四十元无人问津的土地,如今身价涨了近十倍,杨士健种植的2000亩水稻便是以每亩200~300元不等的价格流转而来,虽然贵了,但也值了。黄河水洗去了这片土地的盐碱,展露了它真实的价值。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流转费持续飙升,但是陈庄镇的土地依然紧俏。

种植超大户纪会国接受采访    欧阳新华 摄

  “我流转的土地有16000亩,其中14000亩都是种植的水稻。”当地拥有几百亩、几千亩土地的种植大户并不少见,但是1万多亩的种植超大户记者还是第一次遇到,着实意外。这位种植超大户便是纪会国。

  身穿白色耐克运动衫的纪会国从着装上就不符合传统概念里农民该有的样子——没有一身土、一脚泥,有的是讲究的穿搭以及难以掩盖的自信气息。“2010年刁口河开始过水以后,我就看好这里,觉得那种1亩地净利润100块钱的日子差不多(结束)了,因为有水就能富。”纪会国说起自家收益也是相当坦诚,“现在每亩净利润800多。”难怪翻了几倍的土地流转费也丝毫没有阻挡住纪会国的“大手笔”。

  记者遇到的另外一位真正的干部叫张林,就是陈庄镇的镇干部。对于刁口河过流后的变化,张林所站角度不同,“刁口河两岸种植水稻的峰值出现在2014年,最多的时候有5万亩,通过水稻对盐碱地慢慢改良,越来越多的土地也适合种小麦、玉米和其他作物了,比较耗水的水稻也就减少了许多。种植结构在黄河水来以后,先发展再调整,农民也知道要节约淡水资源,让更多的土地、植物、动物都能享受到黄河水带来的利益。”

崔家控导工程提水处    杨雪 摄

刁口河沿线茂密的植被    杨雪 摄

  听了路人从各自角度描绘的变化,记者也沿刁口河流路感受着眼前景致的变化——除了农田,从崔家控导工程提水处(引黄抽水处)高大的杨树、茂盛的芦苇,到沿岸高低错落、种类繁多的乔木、灌木,再到接近尾闾时红地毯般的草本植物翅碱蓬,随着黄河水的脚步变化着、消散着,至尾闾滩涂,黄河水没了,植被便彻底没了踪影,好在各种水鸟一路走来都如影相随,身姿健美、神情安逸,数量与质量都令人惊喜。原来,干涸的黄河故道在淡水的再次滋润下也能焕发如此活力,也能带动周边一起,重拾与咸水抗衡的信心与能力。

露鸟翔飞    高冬柏 摄

“红地毯”——翅碱蓬    杨雪 摄

  如今的农民不再是往昔的样子,如今的故道也没有沉睡在历史里,无论是农业科技带来的巨变还是生态文明带来的新机,在刁口河、黄河口这片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上,哪一样都离不开黄河水的浸润,如何让更多的、持续的黄河水流到这里,如何让沿岸每一个赖河以生的百姓都不失望,是我们每一个治河者、更是每一个生活在黄河怀抱中的儿女,需要思考与践行的命题。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2日   责任编辑:徐倩  来源:
网站简介 |  网站大事记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2001-2011 YRCC.CN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 14028857号 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版权所有
主办: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 承办:黄河网站 技术支持:信息中心
黄委总机:0371-66022222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1号 邮编:450004 编辑电话:0371-66023838 传真:66023875
投稿信箱:hhw@yrcc.gov.cn QQ:1029849573